Adui

与b站同步更新中
感谢每一个人的喜爱

拙劣演出【天使艾什】 by Adui

拙劣演出【天使艾什】

 

 

“噢,她总是那么的善良。”

 

 

鲍勃安静地看着窗外。

 

 

湛蓝的天空下,两只洁白的蝴蝶扑闪着翅膀。一切都如此宁静美好,鲍勃刚想伸出自己笨拙的手。

 

 

“砰!”

 

 

鲍勃的脑袋被人激动地拍了一下,头顶精致的小礼帽歪在一旁。窗外又变得空落落的,停在半路的手缩了回去。

 

 

“她真的美丽又温柔,噢天呐她来了!老实说,我真想闻闻她的金色头发……”

 

 

“……”

 

 

鲍勃看着远方走来的齐格勒医生,知趣地从病床边退到一边,礼帽地弯下腰问好。

 

 

躺在病床上前几秒还十分精神抖擞的艾什,此刻却安静的缩在被窝里,一副柔弱无力的模样。

 

 

银白的的头发随意地散落在枕头上,原本英气的眉毛此刻紧皱在一起,眼神无助地看向齐格勒医生。

 

 

安吉拉叹了一口气。这是她这个月第五次看到这位病人了,又或者说是艾什小姐。

 

 

当然,作为医生的基本职业道德,她不能坐视不管任何一个受伤的病人。或许艾什小姐是个运气极差的人也说不定,每天都会遭受到大大小小的擦伤。安吉拉无奈又担忧地看着她,心里默默地为她的健康祈祷着。

 

 

“噢医生姐姐,我今天感觉很难受……脑袋…又或者说是头痛的症状…昏昏沉沉,天旋地转…噢真的……”

 

 

艾什眨了眨眼,硬是挤出了两滴眼泪。

 

 

对于鲍勃来说,艾什此刻的演技浮夸又拙劣,像位忘记台词的音乐剧演员。但在安吉拉看来,病床上瘦弱的人可怜极了。

 

 

“!”

 

 

安吉拉的手轻轻地扶上艾什的额头,冰凉的触感让艾什的脸不自在地变得通红。手里越来越升高的体温让安吉拉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唔,依我看……艾什小姐,你可能是感冒了。”

 

 

艾什的表情充满了失落,以及对感冒的正常表现。

 

 

“当然了请不要担心,这只是个小感冒!如果相信我的医术的话,明天你就可以健康的回家了!”

 

 

安吉拉手里飞快的写下了病例单,挂在了艾什的床位。刚转身打算离开,艾什不甘心地伸手抓住安吉拉纤细的手腕。

 

 

“怎么了艾什小姐,或许还有不舒服的地方?”

 

 

“医生姐姐……其实……”

 

 

“嗯?”

 

 

“其实……我…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受到了一种恶毒可怕的诅咒…嗯是诅咒……所以并不是什么小感冒…嗯……”

  


“……”



鲍勃选择听不懂艾什的胡言乱语,默默地走开继续窗边看风景。

 

 

安吉拉突然感到手足无措起来。

 

 

“那……”

 

 

“然而只…只有唯一的一种解除办法……那就是……”

 

 

“就是…………???”安吉拉既心疼又着急。

 

 

“得到神圣的一吻………………呃!!”

 

 

说罢,艾什自觉地闭眼装睡着。表面上虚弱地呼吸,内心紧张得都要哭出来了。

 

 

会还是不会呢?她真的会回应吗?

 

 

 

 

 

 

 

 

 

!!!!

 

 

这个触感……

 

 

她总是那么善良……

 

 

“……”

 

 

鲍勃在想,给艾什看《睡美人》或者《白雪公主》的家伙,今天必须给齐格勒医生道个歉。

 

 

 

他的礼物【卡容】 by Adui

他的礼物【卡容】

 

 

 

 

 

 

“第一名的奖品是……………………!”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黄旭熙感觉心理上的期待值都可以打起鼓点了!

 

 

“是……………………!”

 

 

是什么,到底是什么嘛!

 

 

只有5岁的他着急又好奇地看向主持人藏起来的礼物盒,踮着小短腿,半趴在看台边。穿着棕色小狗连帽衫和牛仔工装裤的黄旭熙此刻在人群中显得格外小巧可爱。

 

 

“所以是…………127张N品牌的樱桃味雪糕券喔!!!!没有听错没有听错,免费的雪糕券,居然白送127张呢!”

 

 

樱桃诶!

 

 

樱桃味的雪糕诶!

 

 

黄旭熙难得在人头拥挤的情况下选择了停留。水汪汪的大眼转了转,似乎思索着什么。

 

 

“真的嘛!”

 

 

“听说只要玩玩游戏?”

 

 

人群中的讨论声此起彼伏,这个活动已经赚足了大家的关注与期待。

 

 

台上刚才发言的主持人满意地环顾看着四周,抬手压低帽檐向大家表示由衷的感谢。

 

 

他整洁的白色工作服上挂着一块写着“Johnny”的姓名牌,黄旭熙想,这个人的名字到底是念“囧尼”呢还是“啾尼”呢。

 

 

就在他还在发呆苦恼的时候,那位叫Johnny的活动主持人笨拙地搬动一个装满N品牌的雪糕箱子。

 

 

“所以呢,我会邀请在场的观众一起试吃新品雪糕,谁能告诉我里面的正确味道的话,他就能赢走大奖哦!”

 

 

黄旭熙似懂非懂地点头,手里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一小纸杯雪糕。

 

 

一小块樱桃粉色的雪糕块,上面还淋着浓稠的红色果酱。看起来十分甜美诱人。

 

 

不过,黄旭熙很好奇为什么他们的雪糕要装在这种绿绿的碗里面,总感觉会吃到史莱姆的味道。

 

 

啊唔。

 

 

嘶———冷到了牙床。

 

 

黄旭熙闭眼地思考嘴里雪糕的味道。唔,一吃了然的樱桃味。

 

 

“樱桃味!”

 

 

一位路人抢答。

 

 

“叮!不是很准确哦。”

 

 

Johnny淡定自如地回答道,脸上笑眯眯的,胸有成竹地继续向前提问。

 

 

“蓝莓!”

 

 

“叮!”

 

 

“水蜜桃!”

 

 

“叮!”

 

 

……

 

 

5分钟过去了,人群之中还是没有出现正答者,许多人就当尝了个鲜就离去了,真正到最后还执着大奖的人寥寥无几。

 

 

当然了,黄旭熙小朋友还是很执着地站在看台边边处,捧着个绿色小纸碗,用他的小脑袋苦思冥想,可怜巴巴的样子让工作人员忍不住多给了他一碗雪糕。

 

 

啊唔。

 

 

总感觉雪糕的樱桃味里面有些涩涩的触感。

 

 

新的一碗雪糕里没有放果酱,甜腻感少了许多。

 

 

啊唔……呃?

 

 

好像知道是什么了!!!!!

 

 

“囧尼哥哥!囧尼哥哥!我知道是什么味道了!”

 

 

Johnny被可爱到了地笑出声,走向黄旭熙小朋友蹲下来看他。

 

 

“那告诉囧尼哥哥,这个雪糕的味道是什么呀?”

 

 

“是樱桃味…………还有……抹茶味!”

 

 

一股涩涩的茶味。虽然雪糕是樱桃的粉红色,但是里面隐藏的抹茶味被黄旭熙敏锐地察觉到了。

 

 

总会让人想起家隔壁的一个叫悠太的小孩子,身上的味道就是这样的呢。

 

 

“叮咚叮!恭喜答对了!那么一等奖的127份雪糕券如期送给你!谢谢你的参与。”

 

 

Johnny的表情闪过一丝惊讶和满足,把礼物盒送到了这个可爱的小孩子手里。

 

 

 

 

 

 

 

 

数日。

 

 

李泰容今天准时地来到幼儿园上学。头上戴着顶有樱桃绣花的小红帽,背着个小书包,软糯的小脸粉粉的,看起来十分可爱怜人。

 

 

李泰容在教室前顿了顿。

 

 

对了,在玹老师说了书包得放在外面的储物柜里。

 

 

泰容又走到走廊的储物柜里,找到自己的柜子打开。

 

 

唰—————

 

 

掉下来一堆粉粉红红的纸片。

 

 

都是印满了樱桃雪糕的正规兑换券。

万圣火锅与五花肉与生菜叶【娜诺俊】 by Adui

万圣火锅与五花肉与生菜叶【娜诺俊】

 

 

 

 

“唔呀………好了吗……?”

 

 

“还不行呐!再稍稍忍耐一下!”

 

 

“嗯额!”

 

 

“天呐…………”

 

 

仁俊干巴巴地望着天花板眨眼睛,他觉得自己的鼻子特别特别痒,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随便乱动。

 

 

真的好痒呃啊要疯了………………

 

 

“啊嗤!!!”

 

 

“噫呀,仁俊你好过分!”

 

 

坐在仁俊旁边对罗渽民迅速地躲过了劫,双手还拿着黏糊糊的画笔和颜料。罗渽民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画笔,在颜料快要滴下地板的时候又立马糊到黄仁俊的左脸颊上,故意地用轻轻的让人感觉到痒的力度画着。

 

 

果然,仁俊的眉头又皱巴巴地了。

 

 

“太过分了呀!”

 

 

“才不过分呢仁俊!对吧渽民。”

 

 

刚刚一直一言不发的李帝努此刻终于抱怨回去了。这位像机器人糊墙一样涂着黄仁俊的右脸颊,所经之处就连无辜眉毛也被涂得凌乱不已。

 

 

“仁俊你在我脸上涂的东西才是过分了!你怎么可以因为我梦话说了句五花肉就真把我涂成了五花肉!我的完美脸蛋!我才不会因为今天是万圣节就会放过你!”

 

 

罗渽民脸颊上栩栩如生的五花肉片令人移不开视线,似乎只要伸双筷子就能在脸上夹起块肉片,画得十分精致。

 

 

“哼,如果是这样,我倒是想听你解释为什么我是生菜叶。千万别告诉我要跟他的五花肉一起搭着吃……”

 

 

李帝努有些不开心地说着,因为他想不出更好的理由给自己了。

 

 

然而现实是黄仁俊现在也想不出更更好的理由回答了。

 

 

真的只是纯粹的想跟五花肉搭起来的答案真是死也不能说出口!

 

 

“所…所以……我能看一下镜子嘛……我可是哥哥诶……”

 

 

明明是个哥哥却一点哥哥该有的样子也没有。

 

 

五花肉和生菜叶狠狠地拒绝了,并表示没有挽回的余地后继续涂涂画画。

 

 

“唔,非要说的话,起码是你喜欢的东西。”罗渽民不知为何笑得十分微妙。

 

 

“我们真的是对你太照顾点了呢。”连李帝努都画得温柔点了。

 

 

“所以是……”

 

 

“……”

 

 

“该不会……”

 

 

“火………”

 

 

连后一个字都没来得及说出口,渽民的“马甲油!”已经喊了出来。

 

 

“内,是我们仁俊喜欢的火锅呢。”李帝努似乎画完后打量了一下,满意地把画笔收了起来。

 

 

“很好看呢!是漂亮脸蛋哦!”

 

 

黄仁俊已经发现并接受了他们一人用红颜料一人用白颜料的可怕现实真相。

 

 

“呜呜,肯定是今晚的最丢人的扮相……”

 

 

“在说什么呢,哥哥无论是长成五花肉还是破生菜,渽民都会爱你哦!”

 

 

“仁俊呐,我也不会因为你的外貌动摇,毕竟……”李帝努有些不自在地脸红说着,被罗渽民无情推远。

 

 

“嗯?”

 

 

“我也超喜欢仁俊的……!”

红色天鹅绒【卡容】by Adui

红色天鹅绒【卡容】

 

 

 

“天呐!简直难以置信!”

 

 

“什么难以置信?”

 

 

“我们公司楼下咖啡店的红色天鹅绒蛋糕!它居然又卖完了!拜托,现在才七点二十分,我已经比昨天提早了十分钟来公司了!”

 

 

“噢真是个伤心的话题,或许你可以……尝试一下别的蛋糕,唔比如说迷人的黑森林蛋糕!”

 

 

“他们的黑森林蛋糕口感的确是顺滑又浓郁,可是要知道,人总是会有一些固执又讨厌的好奇心的。”

 

 

“深表同感,像现在我就很好奇我的办公室门卡放哪了……感觉要出大事了……”

 

 

“廷祐啊,它正好端端挂在你脖子上呢。”

 

 

黄旭熙担忧地看了隔壁金廷祐一眼,顺手帮他把衬衫领子翻正过来。

 

 

拥挤的电梯的门叮地一声开了。

 

 

“啊抱歉抱歉,旭熙我先走了,实习加油啊!”

 

 

“嗯,你也是!”

 

 

黄旭熙提着个公文包,乖乖地站在电梯内的一角。即使身材在人群中十分高挑,但在忙碌匆匆的工作中,大家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或许人们心里也会怀揣着什么,可能及时行乐,攒钱买房。

 

 

而黄旭熙这几天心里想的就是那块蹲了一礼拜都买不到的红色天鹅绒。

 

 

别的地方肯定都有,但他就是想知道坊间流传的那个美味到底是怎样的呢。

 

 

“好想吃到红色天鹅绒!”

 

 

实习生黄旭熙在办公室外嘟囔了一句,叹了口气再进去。

 

 

 

 

 

 

 

 

 

 

“李部长,请问有什么事吗?”

 

 

实习生金廷祐担任着李泰容部长的秘书一职,被传唤的他现在脑子里在思考有什么文件出问题了。

 

 

“这个帮我送过去吧,那位在18楼的黄旭熙实习生。”

 

 

一个红色的精致纸盒子。

 

 

“这…”金廷祐犹豫了一会,“这是您嘱咐咖啡店给你预定的蛋糕,部长您……”

 

 

当初咖啡店还没正式出新蛋糕的时候,李部长给金廷祐的工作事项中就包括了去跟咖啡店长沟通每日预留蛋糕的事宜。此后金廷祐也见识李部长的工作状态会因为蛋糕发生极与极的变化。

 

 

而对此咖啡店长表示断货的问题谁也不想发生的。

 

 

“有天发现自己能满足别人的愿望,不是很开心的事吗。”

 

 

李泰容不在意地继续浏览文件,反正自己明天再吃就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