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ui

与b站同步更新中
感谢每一个人的喜爱

万圣火锅与五花肉与生菜叶【娜诺俊】 by Adui

万圣火锅与五花肉与生菜叶【娜诺俊】

 

 

 

 

“唔呀………好了吗……?”

 

 

“还不行呐!再稍稍忍耐一下!”

 

 

“嗯额!”

 

 

“天呐…………”

 

 

仁俊干巴巴地望着天花板眨眼睛,他觉得自己的鼻子特别特别痒,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随便乱动。

 

 

真的好痒呃啊要疯了………………

 

 

“啊嗤!!!”

 

 

“噫呀,仁俊你好过分!”

 

 

坐在仁俊旁边对罗渽民迅速地躲过了劫,双手还拿着黏糊糊的画笔和颜料。罗渽民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画笔,在颜料快要滴下地板的时候又立马糊到黄仁俊的左脸颊上,故意地用轻轻的让人感觉到痒的力度画着。

 

 

果然,仁俊的眉头又皱巴巴地了。

 

 

“太过分了呀!”

 

 

“才不过分呢仁俊!对吧渽民。”

 

 

刚刚一直一言不发的李帝努此刻终于抱怨回去了。这位像机器人糊墙一样涂着黄仁俊的右脸颊,所经之处就连无辜眉毛也被涂得凌乱不已。

 

 

“仁俊你在我脸上涂的东西才是过分了!你怎么可以因为我梦话说了句五花肉就真把我涂成了五花肉!我的完美脸蛋!我才不会因为今天是万圣节就会放过你!”

 

 

罗渽民脸颊上栩栩如生的五花肉片令人移不开视线,似乎只要伸双筷子就能在脸上夹起块肉片,画得十分精致。

 

 

“哼,如果是这样,我倒是想听你解释为什么我是生菜叶。千万别告诉我要跟他的五花肉一起搭着吃……”

 

 

李帝努有些不开心地说着,因为他想不出更好的理由给自己了。

 

 

然而现实是黄仁俊现在也想不出更更好的理由回答了。

 

 

真的只是纯粹的想跟五花肉搭起来的答案真是死也不能说出口!

 

 

“所…所以……我能看一下镜子嘛……我可是哥哥诶……”

 

 

明明是个哥哥却一点哥哥该有的样子也没有。

 

 

五花肉和生菜叶狠狠地拒绝了,并表示没有挽回的余地后继续涂涂画画。

 

 

“唔,非要说的话,起码是你喜欢的东西。”罗渽民不知为何笑得十分微妙。

 

 

“我们真的是对你太照顾点了呢。”连李帝努都画得温柔点了。

 

 

“所以是……”

 

 

“……”

 

 

“该不会……”

 

 

“火………”

 

 

连后一个字都没来得及说出口,渽民的“马甲油!”已经喊了出来。

 

 

“内,是我们仁俊喜欢的火锅呢。”李帝努似乎画完后打量了一下,满意地把画笔收了起来。

 

 

“很好看呢!是漂亮脸蛋哦!”

 

 

黄仁俊已经发现并接受了他们一人用红颜料一人用白颜料的可怕现实真相。

 

 

“呜呜,肯定是今晚的最丢人的扮相……”

 

 

“在说什么呢,哥哥无论是长成五花肉还是破生菜,渽民都会爱你哦!”

 

 

“仁俊呐,我也不会因为你的外貌动摇,毕竟……”李帝努有些不自在地脸红说着,被罗渽民无情推远。

 

 

“嗯?”

 

 

“我也超喜欢仁俊的……!”

红色天鹅绒【卡容】by Adui

红色天鹅绒【卡容】

 

 

 

“天呐!简直难以置信!”

 

 

“什么难以置信?”

 

 

“我们公司楼下咖啡店的红色天鹅绒蛋糕!它居然又卖完了!拜托,现在才七点二十分,我已经比昨天提早了十分钟来公司了!”

 

 

“噢真是个伤心的话题,或许你可以……尝试一下别的蛋糕,唔比如说迷人的黑森林蛋糕!”

 

 

“他们的黑森林蛋糕口感的确是顺滑又浓郁,可是要知道,人总是会有一些固执又讨厌的好奇心的。”

 

 

“深表同感,像现在我就很好奇我的办公室门卡放哪了……感觉要出大事了……”

 

 

“廷祐啊,它正好端端挂在你脖子上呢。”

 

 

黄旭熙担忧地看了隔壁金廷祐一眼,顺手帮他把衬衫领子翻正过来。

 

 

拥挤的电梯的门叮地一声开了。

 

 

“啊抱歉抱歉,旭熙我先走了,实习加油啊!”

 

 

“嗯,你也是!”

 

 

黄旭熙提着个公文包,乖乖地站在电梯内的一角。即使身材在人群中十分高挑,但在忙碌匆匆的工作中,大家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或许人们心里也会怀揣着什么,可能及时行乐,攒钱买房。

 

 

而黄旭熙这几天心里想的就是那块蹲了一礼拜都买不到的红色天鹅绒。

 

 

别的地方肯定都有,但他就是想知道坊间流传的那个美味到底是怎样的呢。

 

 

“好想吃到红色天鹅绒!”

 

 

实习生黄旭熙在办公室外嘟囔了一句,叹了口气再进去。

 

 

 

 

 

 

 

 

 

 

“李部长,请问有什么事吗?”

 

 

实习生金廷祐担任着李泰容部长的秘书一职,被传唤的他现在脑子里在思考有什么文件出问题了。

 

 

“这个帮我送过去吧,那位在18楼的黄旭熙实习生。”

 

 

一个红色的精致纸盒子。

 

 

“这…”金廷祐犹豫了一会,“这是您嘱咐咖啡店给你预定的蛋糕,部长您……”

 

 

当初咖啡店还没正式出新蛋糕的时候,李部长给金廷祐的工作事项中就包括了去跟咖啡店长沟通每日预留蛋糕的事宜。此后金廷祐也见识李部长的工作状态会因为蛋糕发生极与极的变化。

 

 

而对此咖啡店长表示断货的问题谁也不想发生的。

 

 

“有天发现自己能满足别人的愿望,不是很开心的事吗。”

 

 

李泰容不在意地继续浏览文件,反正自己明天再吃就好啦。

咖啡与夏味火锅与颜料【娜俊】by Adui

咖啡与夏味火锅与颜料【娜俊】

 

 

 

 

 

炎炎夏天,坐在街边长板凳上的罗渽民用手挡住阳光,放空地吸着只剩下冰块的冰美咖塑料瓶。

 

 

少年穿着一身符合他年龄的高中制服,简约整洁的白色短袖衬衫与黑色长裤显得十分乖巧,然而独特的粉色头发则让他与众不同起来。

 

 

这已经是他今天的第三瓶咖啡了,罗渽民想到。但那又怎样呢,似乎是年龄的关系,即使是大量地摄取咖啡因,自己也没有不适感。

 

 

“你好呀!请问要来看一下吗?新店新开张喔!”

 

 

热闹的街上总是时不时传来这个稚嫩又清澈的声音,口音也很特别。

 

 

不过在罗渽民看来,这是完全可以列为“可爱”范畴的口音。是什么妖精才能发出这样治愈的声线呐。

 

 

“你好呀!”

 

 

嗯?妖精的声音?

 

 

“这位椅子上的同学,你好呀!”

 

 

有个玩偶的东西双手都拿着厚厚的传单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扶着自己的头套,摆着滑稽又可爱地姿势伸手向罗渽民问好。

 

 

“唔,你好。”

 

 

该怎么去称呼这个动物模样的玩偶呢?令人难以忽视的庞大又洁白的身躯,有着根短小的尾巴随着摇摆,酷似河马模样的脸庞,额上还有几撮白色毛发……

 

 

河马吗?

 

 

“新开的火锅店限时半价,欢迎来品尝地道正宗的中国美食!你一定会爱上的!”宣传单上印刷着几个大字。

 

 

“来自中国的‘人间包菜’火锅店,寻味地址:恩习题市18号大街7D号店……”

 

 

唔……好像有点奇怪…

 

 

“虽然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但是现在是夏天会有人过来吗……”可怜的罗渽民都快要被热锅般的首尔给烤熟了,粉色的头发浸湿粘在前额,美味的火锅店似乎只是让他换个焗炉变熟罢了。不过话虽如此,面前呆在河马玩偶里的人肯定比自己难受多了。

 

 

对面的河马似乎早已准备,靠向罗渽民身边指向宣传单上的字。

 

 

“我们这几天开店酬宾,所以全场一律半价的。”头套里的声音小声地跟他解释到。

 

 

“可是会吃得又闷又热……”罗渽民无辜地眨着眼睛,毕竟天气的不对不是他的错误。

 

 

“我们装了很多制冷效果很好的空调,喔当然了,它们也是来自中国的空调!”

 

 

河马兴奋地说道,挪着笨拙的身子演示着。

 

 

“如果吃的过程中有什么疑惑,我的店长哥哥们会帮助客人们的。即使是火锅店,我们的服务质量也是很不错的呢!”

 

 

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罗渽民觉得河马的尾巴在摇摆个不停,同时也对自己莫名其妙的想法哭笑不得。

 

 

“好啦,我答应你,我想我会带上几个哥哥过来尝试你赞不绝口的中华火锅料理。”

 

 

“哇耶————!!!”小孩式的欢呼。

 

 

“请问你可以带我去你们的火锅店吗,河马先生?”

 

 

“喔当然可以啦…………河…河马?什么河马………等等…这是姆明才不是河马!姆明是妖精哇!”

 

 

隔壁河…咳叫姆明的孩子难过地带路着,在此之前他一定没想到原来自己最喜欢的角色居然会被认作是河马…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明明妖精跟河马长得一点都不一样吧。

 

 

“抱歉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的意思是…你很可爱!只是形容的方式上的文化差异…嗯……真的抱歉……”罗渽民拉着只顾着往前人形姆明,感觉自己才稍稍用了点力,似乎能握住厚重手套里的手。

 

 

若即若离的触感。

 

 

“……”

 

 

“其实天气这么热,你有没有想过脱一下头套吗。”

 

 

“……”

 

 

“我哥哥很多的,十几个那种。唔,吃也很能吃的。”

 

 

“好吧…”黄仁俊被说服了,就休息一小会也没关系的。

 

 

罗渽民帮他抬起那颗河…姆明脑袋,手里的头套意外的重,眼前的人却意外的好看。

 

 

白净的肌肤就像他穿着的玩偶衣一样,脸上全是汗水,与其说是疲惫感,他给罗渽民的印象是青春活泼的。一头金发全打湿了,像一只落水的幼猫一样。眼尾永远微微地弯起,似乎心里有着什么开心事一般。

 

 

“唔,怎么了吗?难道我脸上沾了奇怪的东西了?”

 

 

取下姆明沉甸甸的头套后,黄仁俊这下终于能看清眼前这个让他好奇的人了。

 

 

原来是粉红颜色的头发呀。刚才隔着网纱都没能仔细观察清楚的黄仁俊眨了眨眼,总觉得这人低沉磁性的嗓音配端庄温柔的学生模样与自己脑补的意外地差太多了。

 

 

唔,未必不是往好的一面?

 

 

“你好聪明诶,真的!你脸上是有沾上了颜料的痕迹……好像是什么涂鸦……写的什么字?”

 

 

“颜料?????”黄仁俊用手用力地在软糯的脸蛋上搓了几个来回,脸颊两边都还有厚重的字迹。

 

 

“런줜......바보......?”罗渽民眯眼看了一小会嘴里无意识念了出来,才意识到什么不对。

 

 

“!!!!!”

 

 

黄仁俊发誓,等他一会回去一定要手撕某包菜。

 

 

 

 

 

 

 

 

 

“啊嗤!”

 

 

“辰乐,你是感冒了吗,要不我把空调调高点?”某火锅店董老板担心地问道。

 

 

“没事没事,只是鼻子痒。”

 

 

“那行,不过你有见我写字的笔吗,我放在前台柜上写字记账本用的,怎么突然不见了奇怪。”

 

 

“是吗?我也不知道呢,哈哈…”

 

 

才没有在午睡时间干啥奇怪事情呢。

 

闪烁【卡容】 by Adui

闪烁【卡容】






“嘀———确认身份,确认支付,感谢您选择了SMTOWN的购买服务,欢迎您再次光临。”


面前的导购员热心地引我去拿货的地方,交代部分手续的细节。


“测试,LU500,请说出你的名字。”


灯圈闪了一下后发出湛蓝的荧光色,清澈的深棕色瞳孔微微收缩,娃娃似的脸蛋上的嘴巴自然地微笑。


“LU500,定制型家政仿生人,名字是,cas。”


白蓝色的制度上亮着属于他独一无二的编号,定制特殊材质的黑色的外套和裤子此刻同样十分贴身合适。


“我很满意。”


可爱柔软的小卷毛,深邃又无辜的眼神,却配有一米八的身高。SMTOWN倒真是把我要求的外貌都做出来了,虽然价格上会过分了点,但拥有独一无二的感觉的确美妙。


cas的视觉系统灵敏地捕捉到一旁的红发男子。他穿着件简单的黑色大衣,戴着顶贝雷帽,几撮红色的头发露在外面。一副黑框圆眼镜后面的眼睛一直在看向我这方,露出了个……系统解释为“温柔”的笑容。进一步识别出身份后,cas恭敬地弯腰问候。


“您好,我的主人,泰容先生。请问您需要我的什么帮助吗?”


=一切以照顾好泰容先生为前提=


cas的系统生成了一个命令。

所谓衣着【奎八】by Adui

所谓衣着【奎八】





“等等!”


“等等等等………………!!”


请不要这样!


长这么大,珉奎从未像现在感到如此无助,或者说是一种人生初尝试的体验。


但绝对不是什么有趣之极的享受!


珉奎已经后退到背紧靠墙板的位置,脚后跟再也不能往后挪动半分,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地抓住衣领处靠近的双手。


“先生,抓我手干嘛。”


对面戴着黑色贝雷帽的人想要挣缩回双手,但却动不了分毫。他的黑衬衫配着宽松的黑色毛衣,挣扎之时粉红色迷你款领带都变得皱起。


明橙色薄镜片后的眉毛不快地抖动,眼神奇怪地看着珉奎。


“还不是因为你这样!”


“我这样?”


徐小八揉着被抓疼的手,感觉受了莫大的委屈。


“先生,我说徐先生,这里是试衣间啊!”


珉奎敲了敲背后的墙板,严肃的又陈述了一次,“试——衣——间!”又迅速地双手抱住自己胸前,用警惕的眼神扫视着这个看起来瘦弱又危险的人。


“对啊,是试衣间没错,不然我进来干嘛。”


莫名其妙。


“在我看来,试衣间难道不是为了顾客的个人隐私而设的吗?如果谁都像徐先生你这样理所当然的进来的话,那这个世界也太过分自由了吧。”


“那个打扰一下。”


徐小八用空闲的手提着一排衣服架子,手腕处还挂着一把红色的半透明雨伞。


“嗯?”


“首先,是你请我来给你搭配衣服的。其次,作为一名服装设计师,我现在是在工作当中。我也不知道一个服装恐怖分子为什么总是喜欢打扰我的工作进程。”


脱件衣服都要这么久,令人费解。


“不对,哪里都不对!这两件事情本来就是互不冲突的!我自己能换好衣服的,所以请您先出去吧!”


珉奎一把抓起衣服就把这个古怪性格的徐先生往门外推,闷头闷脑地自己换。又不是三岁小孩子,被人抓着换衣服也太不妥了。


“喂呀!你!”


“你真的知道哪件衣服穿里面哪件穿外面吗!”


“金先生呐!!!!”






坐在柜台后面发呆的圆佑职员注意到自家徐店长在试衣间外咋咋呼呼地,圆佑唤了一声在清点衣服的Jun。


“店长在干嘛?”


Jun小跑到徐店长那里后,又小跑回来了圆佑这边。


“店长他要试衣间的钥匙。”


圆佑从抽屉中摸到钥匙,在给Jun之前顿了一下。


“店长该不会是想开试衣间的门吧?”


“可能,大概,也许。”


“里面是有客人的啊。”圆佑感觉脑袋突然很痛。


“唔…”


“我们真的要人其他客人看到试衣间里光秃秃的人吗。”


于是钥匙被乖乖的放回了抽屉里。


Jun跑过去店长那里,又跑了回来,一脸的委屈巴巴,小手一直搓着。


“怎么办,店长说我没用。”


“他才没用。”





徐小八感觉等了一个世纪那么长,里面的人才慢吞吞地走出来。虽然人是长得高又好看,但是就是榆木脑袋!


“唉,果然穿错了。”


“衣服裤子袜子都是照你搭的,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珉奎感觉自己的衣品瞬间变了不少,不明这个人在纠结着什么。宽松的白色衬衫配黑色长裤,一条粉蓝色的丝巾系在了裤腰边上,鞋子是经典款的帆布鞋。看起来很休闲舒服,照顾到他的体型跟穿衣风格。


眼下高瘦的人突然弯下腰整理珉奎顾客的裤脚,看起来普通的黑色阔脚裤翻起来居然露出了粉红色的布料。珉奎承认,他的确忽视掉了一些服装的细节设计。


有点不好意思的收了下脚。


“动什么?”徐小八觉得这人真的一点都不善解人意,继续执着地卷着裤筒。


“那个,请问是不是有些不对称了,你看一边高一边低的好像不太对的样子。”


珉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边卷的越来越高的粉红裤腿,另一只脚的则是松松垮垮地拖在地上,怎么看怎么不太对。心中刚刚对这徐设计师建立的信心似乎开始摇摇欲坠了。


???


珉奎觉得受到了奇怪眼神的区别对待。


“我…难道说的不对吗?”


徐小八停下了手站起来面对面看着他,突然露出了玩味笑容。


“穿大众所不穿的,才是时尚。”


哦莫。


是在下唐突了。


珉奎默默地又看了一下镜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穿的袜子被用来包住了裤腿。文化上的冲击让可怜的珉奎选择了闭嘴地接受事实。


“好像还差了点,嗯,差了点东西。”


他把一个红色的透明雨伞塞珉奎手上,让他原地转几圈看看。


“依我看,外面天气晴朗得似乎不会下雨。”


“又不是让你拿着就要打开它。”


“那不是很奇怪吗?明明只有太阳却要拿着一把透明的伞。”


“那你也很奇怪呀,难道你拿着手机就要每一刻都在打电话吗?”


徐小八扶着镜片架子观赏着,驻足又思考了一番。在自己店里快速地走了一圈后从前台拿了支笔回来,走到珉奎的背后直接在衬衫上写着东西。


后面痒痒麻麻的,珉奎紧张地一动也不敢动。看着镜子里衣服的倒影,新涂画的隐约是什么字……


“那个……”


“写好了,唔这下完美了!”


“没关系吗,这直接在衣服上面写东西……”


“有什么问题吗,在自己设计的衣服进行二次创作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这还是我的店铺。”


“话是这样说没错,冒昧的打扰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呢……”珉奎扭着头盯着背面的衣服,对那几个横横竖竖的字充满了陌生和好奇。


这么迫不及待写下的原因,是什么有趣的话语吗?


一旁的员工Jun也好奇地探过身瞄了一眼,带着奇妙的表情离开了。


“站住。”


好奇心也很重的圆佑拉住往旁边开溜的Jun尼。Jun躲闪着目光的拷问,满脸的纠结和沉重。在圆佑的百般追问下才小小声地耳语说道。


“……”


“噗,真是有趣。”圆佑眯起狭长的眼睛,搂住想藉口工作离开的Jun,在结实的腰上掐了一把。工作服的衬衫很贴身,手覆上去有种玩味的错觉。


“嘶———”Jun吓得手上客人的衣服掉在了地上,眼睛无辜委屈的睁大怒视回去。


“再这样看别人呐,下次就没这么轻了。”


Jun好像想到什么似的,恼火地把地上可怜的衣服扔到圆佑身上,头也不回地直接回前台坐着。明明是生气赌气的背影,这刻却仍然十分的幼稚,就像个5岁的孩子。


真的太可爱了呐!







所以,这行字是什么意思呢?


珉奎在家里开心地看着今天买回来的几套衣服,手里摩挲着那件有行字的衬衫。其实细思没有一定非弄不懂的理由,只是好奇心在作祟。


好奇这个古怪又时尚的家伙。


好好奇!好奇到要疯掉了!







“像钻石一样好看的笨蛋。”


下班后的圆佑回想起今天听到的话,走在路上噗地笑了出声来。


“干嘛要笑得跟个笨蛋一样呢?”Jun小声地吐槽了一句,不出意外的又挨了几下。


Jun真的真的觉得自己今天过得很委屈。